当前位置:首页 > 特斯拉与空头博弈:何以突破千亿美金? >

中国地方游戏大厅-湖北日报

来源 湖北日报
2020-02-17 13:22:58

“谁要偷喝你那苦得要死的咖啡,特斯拉”徐茜叶嫌弃的皱鼻,“不小心拿错了而已。”

【闹离婚的时候没想过会被人涛?控制舆论就知道强制删贴封号,空头突破查不到相关信息,牛掰】【人家有个优秀企业家称号的爹,博弈何还有个三局老大的妈,头上顶着光环,只删个贴你们就庆幸吧】

特斯拉与空头博弈:何以突破千亿美金?

【之前被删贴封号的那些,千亿美版主为啥删你们的贴封你们的号心里没逼数吗?离个婚而已你们涛就涛,千亿美造谣泼脏水没完没了,又是什么婚姻失败论又是什么破鞋论,这要真被正主看到你们早被请去喝茶了好吧】【楼上的正义之士,特斯拉你这么费心费力的替人洗白人给你钱吗?本来一段婚姻里女人就不能比男人强势,特斯拉男人在老婆面前都抬不起头了还怎么过日子,舒氏那位当了二十几年公主,结了婚还不明白这个道理,离婚不是活该?】【再有钱有貌的女人离了婚那也是破鞋,空头突破顶多就是比普通破鞋再值钱那么点,别说哥们说话难听,你去做个问卷调查,全国有多少男人是这个想法】【离了婚会被议论这不是活该吗,博弈何她不想被人议论,那她就不要离婚啊】【+1,千亿美冠了个好姓,该享受的也享受了,哦现在被咱们普通人议论两句就受不了了?咋这么玻璃心呢】

【舒氏那位有背景是不假,特斯拉离了婚也不愁嫁,不过等她以后发现找不到她前夫那种条件的,就该后悔了】【你当那些个有钱人都是冤大头?玩玩还行,空头突破娶进门就算了】舒清因并不想回答,博弈何“这跟你没关系。”

千亿美“这怎么跟我没有关系。”他忽然冷下声音。舒清因怔住,特斯拉宋俊珩朝她走近两步,攥住了她的手腕,眼底里满是不甘和失落。她听到旁边那些人发出几声低呼,空头突破宋俊珩的动作幅度不大,空头突破不注意这边的根本不会在意到,但从宋俊珩走过来的那一刻,很多了解他们关系的人早已将目光死死地放在他们身上。舒清因也不敢直接大力甩开他,博弈何今天这个场合,越是成为焦点越是扯不清关系。

“在我们公布离婚之前,或许更早,甚至在我们还没离婚的时候,他就对你有了别的心思,他明知道你结了婚,还不断地靠近你,围在你身边,他那时候就想从我身边把你抢走,是个未遂的第三者。”宋俊珩语气嘲弄。舒清因冷笑,“宋俊珩,今天是柏林地产举办的酒会,你要污蔑起码也要挑对时间地点吧?”

特斯拉与空头博弈:何以突破千亿美金?

“这都是他自己亲口承认的,”宋俊珩说,“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问他。”她不是傻子,并非真察觉不出沈司岸对她如何,但她没料到,竟然那么早。舒清因睁大眼,胸口剧烈起伏着,仍旧不敢相信宋俊珩对她说的这些话。这对前夫妻始终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只是与对方僵持着,两个人离得很近,甜品桌这边除了他们没有人再敢靠近。

找不到儿子的宋一国这时也发现宋俊珩刚刚借口离开,原来是去找他那个前妻去了。“徐董,我看俊珩这回是真的对清因认真了,”宋一国抬起酒杯,指了指不远处的那对年轻人,有些无奈,“婚都离了,还去人家面前求什么呢。”徐琳女士顺着宋一国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老实说,我对清因这个儿媳妇是真的很满意,如果他们愿意复婚,”宋一国笑了笑,“我就当他们耍小孩子脾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是不可以。”

徐琳女士收回目光,歉疚的说:“实在抱歉,宋总,清因她太任性了,是我没管好她,给你们添了这么大的麻烦,只是这婚离了就离了,哪还有覆水再收的理由,俊珩是一时放不下,等时间久了自然就会好的。”宋一国脸上的笑意敛去,仍温和着语气说:“徐董,我有心给这两个孩子一次和好的机会,怎么你这个做妈的,都不为自己女儿考虑?你这个妈可当的有点不称职啊。”

特斯拉与空头博弈:何以突破千亿美金?

“我是不称职,如果她爸爸还活着,肯定会反对我当初自作主张把清因嫁了出去。既然她执意要离婚,那我也随她去了,反正她跟我也不亲,我说什么她也未必听。”宋一国眯眼,没什么情绪的笑了,“徐董这是要帮着你女儿,坚决和我们俊珩撇清关系了?”

徐琳女士立刻摇头,“怎么会,是我们舒氏没有这个福气当俊珩继续当女婿。”“清因不愧是徐董的女儿,你们母女俩这性格还真是一模一样啊。”宋一国呵了声,不住地点着头,表情微绷。徐琳女士微笑,“谢谢宋总夸奖,那我就先失陪了,宋总你们慢慢喝。”她放下酒杯,随即和晋绍宁转身离开。刚刚聊合作的时候,尚且还聊得好好地,这会儿一提起舒清因,徐琳的态度简直斗转直下,生怕他们宋氏再缠着她女儿不放。这点宋一国怎么会看不出来。

刚刚一直在充当花瓶的宋夫人哼道:“我就说她们母女俩肯定是通过气的吧,你看你还不信,非要腆着个脸帮俊珩说话,人家舒千金眼光可高着呢,当不成我们宋氏的媳妇儿,指不定她和她妈又把目标放在谁身上了。”“俊珩是我儿子,他为了一个女人都快把自己搞成穷光蛋了!我这个做爸爸的不帮他,难道看着他就这么继续犯傻?再说清因就算和俊珩离了婚,她和俊珩有过夫妻之实也是明摆在那里的,她是我们宋氏的儿媳妇,有我给俊珩撑着腰,整个童州市谁还敢再打清因的主意?女人都是心软的,他们复婚是迟早的事。”

听到丈夫这么为他那个死去多年的前妻生的儿子打算,甚至不惜放下姿态去请求自己的儿媳妇回来,宋夫人顿时一肚子气,恨丈夫偏心宋俊珩,也恨自己生的儿子始终不如宋俊珩。她狠狠瞪了眼宋俊棋,将气发在了自己儿子身上。

宋俊棋无视他妈的眼神,又转而看向他那在前妻面前吃力不讨好的哥哥。“爸,别瞎费劲了。”宋俊棋愉悦的扬起唇说。

宋一国转而怒瞪他的小儿子,“闭嘴,你就不能想着你哥点好?”宋俊棋不说话了,他上次在舒清因那儿吃了瘪,恨不得宋俊珩能吃上几百回,以纾解他的心情。宋一国再去跟其他人应酬时,明里暗里听到不少人对宋俊珩的“关心”,宋一国所以卖了个关子,只说小两口吵架闹离婚,他们做父母的不太清楚情况。别人从他的话里听出,这两个人也并非真撕破了脸,还有复合的可能性。

沈司岸原本正和之前他刚来童州市时负责招待他的那些个富家子弟喝酒应酬,这会儿有个刚刚从洗手间回来的男人冲他们挑了挑眉,“哎,那边有好戏看。”“福沛那个宋少东,和他那个前妻凑到一块儿去了。”

立马有人懂了,“前妻?恒浚那个?”“不然呢,宋少东难道还有另一个前妻?”

“他们不是离婚了吗?怎么又凑到一块儿啦?”“不知道啊,两个人凑一块儿聊天呢,挨得挺近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啧,你怎么不离近点听啊。”“你他妈废话,人夫妻之间说悄悄话我还凑上去?我又不是八婆。”“早不是夫妻了啊,这都离婚多久了。”“你什么意思?难道宋少东要吃回头草啊?”

“当初舒千金离婚声明发的那么猝不及防,我还以为他们是闹翻了呢。”“你没看刚刚她妈徐琳和宋一国还有说有笑呢,指不定就是夫妻吵架,现在双方父母正帮着劝和呢。”

“怎么不可能,刚刚我家老头子跟宋一国打听,我看宋一国就是那意思。”“女人嘛,都心软。尤其是前妻,都当过一段时间的夫妻了,追一追不就又到手了?”

“我看有好多人还等着舒千金这次离了婚降降条件,他们好有机会高攀上舒氏啊。”“那我要是舒千金,我宁愿和宋少东复合。”